色彩和空间深度的幻象

2017-03-31
在而为艺术和设计中,空间深度的幻想效果可以通过某些视觉手段来创造,其中包括重叠形状,相对尺寸大小,相对边缘硬度,简单的线性焦点以及现行透视等。色相与色相,饱和度和饱和度之间的关系会对设计或者图像中的空间深度幻象产生影响,明度在一定程度山也会起作用。
使用一个网格状的板式,这样色彩就成为构建空间的唯一元素,我们可以分析色相,饱和度和明度是如何在一个平面上创造出空间深度的幻象。我么看到色彩之间的明度和饱和度很渐进。最温暖的颜色看起来好像很靠前,而较冷的颜色则好像沉入到画面里似的。还记得吗,色性也是色相的一部分。
以网格状排列的色彩的色相和明度接近,但饱和度差别很大。这些色彩中大部分是柔化色彩,但有两个绿色方块的饱和度非常高。这两个绿色方块就显得异常凸起,而别的色块则向后隐入图案的深处。
试着说说那些色彩靠前,那些靠后。全部十六个颜色的饱和度和色相都很接近,只有明度各不相同。与色相,饱和度不同的是明度不是影响空间深度的重要因素。深色的色块有时看起来靠谱,但它们也可以被认为网格织物上的“洞”。虽然明度对比不如色相及饱和度那样能构建深度幻象,但当你的视线在视觉空间中游游弋时,明度可以清楚地为你划分出形状的界限。这就是为什么国际象棋的棋盘一般都是由黑色和浅色的方块构成。
在实际操作中,艺术家和设计师们会调动起所有的视觉因素来营造空间层次感,而不仅仅只使用颜色。西方的艺术作品中,尤其是从文艺复兴的全盛时期直到19世纪后期,制造空间幻象的所有工具都用上了,以构造“真实的”三维空间幻象。
19世纪末,西欧的艺术家们开始对非西方艺术形式的绘画符号产生了兴趣。他们也被文艺复兴前的西方绘画所吸引,例如中世纪的符号和早期启示性的手稿。在其他文化传统中,幻觉艺术一般被认为不如创造图像来得重要,更把色彩从认为制造空间感的苦役中解放出来。东方艺术与众不同的传统绘画帮助西方艺术家们搭建起了20世纪各种创新舞台。
透明和空间幻象
想象两个版头版的彩色长方形交叉成一个十字。他们交叉的地方形成了一个正方形。这个正方形的颜色决定了透明幻象看起来是否真实。在设计中,有两个不同的透明幻象很有用:中度透明和暗透明。在中度透明的情况中,重叠区域的色相和明度刚好介于构成十字的两个颜色的色相和明度中间。浅黄色横穿过蓝色,中间正方形所呈现的明度介于黄色和蓝色的明度中间;正方形的色相这是绿色,在色谱上介于柠檬黄色和蓝色中间。
之所以叫暗透明,是因为重叠部分的色彩明度比起原先的两个“半透明”色要深。当一个暗橙色和一个明度与其相似的蓝绿色“重叠”的时候,交叉处形成的正方形的颜色比原来的橙色和蓝绿色都要深。不过,色相还是落在了这两个颜色的中间。
当我们在做平面设计和织物图案设计的时候,我们使用平面的视觉语言,这时候,透明的幻象就可以在二维平面上加强空间深度。注意,我们是在讨论用不透明颜料制作透明的幻象,不是类似水彩或者彩色胶片所产生的透明幻象。
观察并转录色彩
19世纪后期,法国印象派画家们振兴了色彩在绘画中的地位。与东方艺术的接触以及光学的色彩理论上的新观点给了画家们灵感,他们发展出来一种崭新的绘画方法。在印象派的鼎盛时期,画家们师徒通过对色彩不偏不倚的观察和描绘来构建新的视觉世界。
克劳德·莫奈提出,画家应该只记录落在视网膜上的形状和颜色,不要对所描绘的五项有先入为主的观念。通过这种方法,他在构建一个图像的时候可以更忠实于“他所看见的”。这是一种全新的现实主义,这种现实主义深深地扎根于视觉的物理世界。
20世纪下半夜,来自美国的费尔菲尔德·波特是最著名的视网膜艺术实践家。在创作生涯的早期,他的绘画作品都是线性的、非常传统的。从他的色彩里,你能看到明度的变化,还有就是有意识得描绘他所理解的三维形式。
在这幅画中,波特集中反映了他所看到的色调之间精确的关系。微妙的色相变化在有彩灰色间闪动着,构成了阴影。在后期的作品中,波特只是简单地读取他搜看到的色彩,并且把他们转录下来,而不掺杂任何个人的成见。